Top
首页 > 榆林特快 > 榆林新闻 > 正文

驼城:陪伴这件“小事”

榆林新闻 华商头条-华商报 2018-12-05 11:48:43
[摘要]  陪伴,对于我来说,从来是件“小事”。作为七尺男儿,总觉得这跟儿女情长是一样的道理。所以,我从来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大丈夫...

  陪伴,对于我来说,从来是件“小事”。作为七尺男儿,总觉得这跟儿女情长是一样的道理。所以,我从来没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大丈夫志在千里,这也是我一直的人生目标。在而立之年之前,我潜意识里从未把它当作一件“大事”来看待。

  1998年,我应招入伍了,这对当时刚满18岁的我来说,是何等的自豪。“18岁,18岁,我参军到部队,红红的印章彰显着金色的年华”,当我挥别亲人,戴着娇艳的大红花踏上军旅生活时,我没有注意到父母的眼泪与不舍,没有注意到未来的日子我将陪伴在他们身边的日子越来越少。

  短短数载,我已然成为了一名老兵。在部队服役期间我成了家,有了心爱的她,但我还是没机会去体会“陪伴”的滋味。在我的她怀胎十月的日子里,我在连队里默默奉献着,我用此来勉励自己做一个更合格的军人。不久之后,我的第一个孩子呱呱坠地了。这个小生命的到来无疑不使我懂得生命的可贵。可惜,探亲假已满,我马上就要归队了。归队的那天,窗外下着雪,似乎要挽留谁一样,很绵情。我看了眼还在襁褓中熟睡的小家伙,满眼宠溺。抬头再看看满眼不舍的妻子,我嘱咐了俩句就从门外走去。在踏出们的那一刻我仿佛突然惊颤了一下。也许,我有点被陪伴这件“小事”所撼动,我突然想留在他们身边享受这刻幸福。

  2008年的大年初一,我给家里打完电话就整装出发刚果金参加维和了。在参加维和部队之前,我和战友们都写了遗书,这些我至今都没告诉过家里人。写遗书时,心情很复杂,难以下笔,总觉得男儿应把生死置之度外,但又想到家中老双亲和嗷嗷待哺的孩子、无助的妻子,难免会落泪。可当时,刚果内战频发,维护和平,代表祖国的我又是自豪多于儿女情长的。妥妥的写完,就毅然加入了出行的队伍里。而在刚果金的将近一年时间里,也是思念和祖国的强大与光荣支撑着我在异国他乡维护着心中的大爱。也许在当时,陪伴这件“小事”已经无形中成为在我心中生根发芽了。

  军装穿在身的生涯很可贵,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心里生根发芽的“陪伴”也肆意生长,于是在2014年的冬天,我选择了转业回家乡工作。本以为,我这次能正视陪伴这件“小事”,能妥善的对待“它”。可结果,我依然没能拗得过自己。2016年初,我服从分配成为了绥德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的一员。在这里,因为工作我依然鲜少回家履行陪伴这件“小事”。

  此时,女儿已读小学,成为了小小足球队里的“女将”。她总是说:“爸爸,我们最近有比赛,你来看我踢球好吗?”我也总是很严厉的说:“爸爸要上班,没有时间来看你的球赛。”这些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没有比保家安园更重要。在我潜意识里觉得,我已经很幸福了,和家人在一个城市,每天为着父老乡亲的安稳而默默奉献,我怎么能为了“小家”而舍弃“大家”呢?

  在一次抓捕吸毒者的任务中,我的右膝盖髌骨处粉碎性骨折,躺在病床上的我开始无所事事,和我的父母及妻儿开始大眼瞪小眼的对视。未免尴尬,我努力调解气氛,宽慰他们我很快就好。可这些年的惊险父母早已经习惯,却免不了要数落几句。我也仿佛得了休憩的“机会”。静下心来再看看年迈的他们,满鬓白发,佝偻的背,不知道何时他们已经不是我心中“放心”的模样了。小儿子在旁边懂事的沉默,我逗问他:长大以后,你要当什么呀?没成想他想都没想就回答:长大了以后,我也要像爸爸一样,当个警察。

  原谅我这个时候才开始了脆弱。听到他的话我差点就落泪了,脸上却依然蹦着父亲的威严。看着身边的妻儿和父母,桌上的瓜果与美食,再看看不得动弹的自己,竟然悟出了陪伴这件“小事”的重要。想来也有些许苦涩,但总要有人去为世人的“陪伴”去创造和谐的环境,腿虽然伤了,我的“陪伴”虽然少了,但换来千千万万家的安定“陪伴”也是值了,不是吗?

  (作者简介:马刚,男,1980年12月出生,1998年12月入伍,2000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为绥德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辅警,自2016年参加公安工作以来,马刚一直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在巡特警大队处突中队这个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

  有一种爱是无声的;有一种爱是严肃的,它就是那宽广无边的父爱。父爱如山,深沉而厚重一生奔波劳作,周而复始为我们筑起爱的港湾辛苦不怨,负累不说身躯不算伟岸高大却是家庭的顶梁柱能担起所有的责任。

  投稿邮箱:429688523@qq.com

  本期主持人:杨虎元


编辑:华商报供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亲子运动 其乐融融!榆林首届“社区邻里节”走进高新华府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