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榆林特快 > 驼城生活 > 正文

如月随行

驼城生活 华商网-华商报 2018-08-22 08:58:17
[摘要]皎皎空中,一轮孤月,就那般静静地遥遥相望。汽车在山间疾驰,当空的明月间或被高兀的山头遮蔽,间或被天角的一缕云纱掩映,但它总会在低垂的山帘与寂蓝的夜空中露出片刻的清容。无论汽车跑得多快,无论转了多少个山弯,天空的明月总还是稳稳地停当在初逢的天角,在车窗的框围下,沉淀为一幅定格的月夜图。

  如月随行

  慕明媛

  夜来乘车,望向窗外,远方的山、近处的树,都化作了黑峻峻的影子从眼前闪过,让人对黑夜游离出些许不真切的慌怖。

  倘若此时,抬头远望,如果能有幸觅得天空的一轮明月,内心便会很快归为安宁。

  皎皎空中,一轮孤月,就那般静静地遥遥相望。汽车在山间疾驰,当空的明月间或被高兀的山头遮蔽,间或被天角的一缕云纱掩映,但它总会在低垂的山帘与寂蓝的夜空中露出片刻的清容。无论汽车跑得多快,无论转了多少个山弯,天空的明月总还是稳稳地停当在初逢的天角,在车窗的框围下,沉淀为一幅定格的月夜图。

  汽车飞快,明月随行。寂寂流光,照君万里。

  望着这轮如影随形的明月,心中忍不住泛起阵阵涟漪。

  小时候,每每从外婆家离开,她总会站在大门口,望着你远去的背影,抬起了胳膊慢慢地挥远。当你远行良久,转过身子,还见外婆在遥遥地盯望。对着她喊一句:“回去吧——回去——”她只是立在门口,挥快了手,并没有转身的意思,像是在说:“你快走……你走了我再回……”我自然是犟不过外婆,只好背负着她关切的目光,快步走远,拐过山疙瘩,消失了身影,估摸着外婆才会一边拍拍围裙上的灰土,一边慢慢踱回家去。

  上大学,总要从家里远行。家乡刚通了火车,父亲每次都要执意买张站票,将我送上火车。家乡的车站只是个小站点,火车仅仅停靠两分钟。我每次都急着要把父亲赶下车去,他却不甚放心,总要坦然地把行李上架、指清厕所方向后再慢步下车。下了车,他也不会离开,找着我坐的位置,笑着敲敲玻璃,指指灌满热水的茶杯和清晨买来洗好的桃子,像是在说:“水杯保温,盖子拧开,不然烫嘴……桃子洗了,不要捂着,不然会坏……”再点根烟,背着双手,在火车开动的时刻挥着手紧赶几步,却也终会被加速鸣笛的火车甩出了视线。每每此时,我还总会接着他的电话:“给你小包里塞了两千块钱,保管好。出去外面,该吃吃,该喝喝,花得没钱了跟我说……”

  工作后,回到榆林。想着离父母终究近了一些,却因为相隔异地,还是不得常见。偶尔回家,却又不忍别离。遇着同学旧友,也不再虚话着“下次再聚”,直接相约夜市,推杯换盏,烧烤交错,笑当年粪土万户侯,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谈到深处,伙伴皆缄默不语,抬头望天,天涯此时共,河上明月生。

  正如此刻,乘车奔行。眼前守望着当空的明月,明月照拂着前行的自己,既是静默的关照,又是坚毅的陪伴。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作者简介:慕明媛,榆林市作家协会会员,长于诗歌与散文创作,发表文学作品十余万字,现供职于榆林市电化教育馆。

  人生漫漫长河,成长如形随形。成长因奉献而精彩,奉献因坚强而美好。只要心中乘载着一双飞翔的翅膀,就一定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之路。

  投稿邮箱:429688523@qq.com

  本期主持人:贺静静

编辑:刘李娜

相关热词搜索:如月 随行

上一篇:做最好的配角——漠风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