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榆林特快 > 榆林新闻 > 正文

驼城|朔方的冬天——汪张孝

榆林新闻 华商报-今日榆林 2018-01-10 09:11:57
[摘要]雪在南方是稀罕物,往往不得见,而在北方则是最寻常不过了,有毛泽东笔下“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豪壮、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动人,也有《别董大》中“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的沉闷,北国的冬天是雪的世界。

  雪在南方是稀罕物,往往不得见,而在北方则是最寻常不过了,有毛泽东笔下“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豪壮、“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动人,也有《别董大》中“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的沉闷,北国的冬天是雪的世界。

  朔方的冬天是柔和的,北国的豪迈被雪华丽的装扮着,融进银光里。屋檐盖上一层软的被,树丫满挂着银润的果子,这枯枝也在冬日里再次绽放光芒,阳光是极暖和的,细腻的光线折射出满眼银色。朔方的冬日是寂静的,无论下雪时的沉闷,还是雪后初晴的祥和,都透着一份静谧,安逸里又有着一种寂寥,这不是凄冷,而是那种最单纯原始的安静。

  朔方的冬是温暖的,阳光在雪后的清晨照进屋子,暖的让人心醉。雪厚厚的铺成一层,软软的斜搭在檐角,村子宁静安详,睡着的人们打着轻轻的鼾声,孩子们缩在暖暖的被里,炉子里的火焰放缓舞动的节拍。女人们总是最先起来,推开门说一句“呀,雪真厚啊。”男人也睁开眼,搭几句话。女人把炉子添旺便忙着做饭,火苗又开始活跃,屋子安静下来后炉子上烧开的水壶咕噜咕噜地发着响,壶嘴缓缓升起轻烟……

  朔方的冬是寒冷的,冷风裹挟着雪花铺天盖地地袭来。路上的行人缩着脖颈急行,老人咳嗽着挪着步子,孩子们是不怎么惧怕寒冷,在雪地里跑着,叫着……偶尔冷风灌进行人的领口,只见那人怪叫着抖落雪渣,急匆匆地远去。也有那么几日是北风主宰的时间,冷风呼啸肆虐。北方人豪放大抵也是在这风雪里酝酿出来的,那寒冷让人生出豪迈与力气。

  曾经我是极厌恶冬日的,如今我又热爱这冬天,那热爱不光是领悟到寒冷中激昂的喜悦,更是对暖阳温柔的迷恋,迷恋于银装素裹的静谧,那静谧里仿佛时间都在这银色的世界里停滞。

  雪莱写过“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严冬里有着希望,这冬亦如同黑夜,而黑夜选择黎明的人,黎明一定会选择它为自由的风。 (作者系在校大学生)

  这里可以让你的文采驰骋,这里可以让你的文字激扬,这里可以让你的思绪飞翔。《华商报·今日榆林》“驼城”栏目,积极推介作家精品力作,扶持文学新人,提供成长舞台,繁荣文学创作。每周一期,让我们相聚在这里,散发你的激情,展示你的文采,分享你的快乐!

  投稿邮箱:429688523@qq.com

  本期主持人:贺静静


编辑:王金金

相关热词搜索:朔方 冬天

上一篇:神木"集资大王"案开审 刘旭明被指控集资诈骗15亿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