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别样陕北别样景——刘亚君、高昊油画风景展

来源:榆林日报 时间:2017-11-17 17:59:23 编辑:杨金艳 作者: 版权声明

←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

  “刘亚君、高昊2017油画风景写生展”将于11月18日中午11时在榆林高新区朔方美术馆举办。本次画展由榆林日报社、榆林青年美术家协会主办,陕西省朔方文化集团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承办。此次活动为朔方文投支持百名艺术家系列活动之二。

  QQ图片20171117185501.jpg


  刘亚君、高昊是近年来我市书画界涌现出的青年画家,其作品获得业界的一致好评。

  北方大地的所见所想

  ——白非

  从上车出发写生走起的时刻,表现的欲忘和激情以及模糊的形式在他们的心中荫动与呈现。应该说在未见到景色之前,画笔与色彩的抽象跳动似乎就已完成了作品的多半,刘亚君高昊常常在星期六的下午,带着他们的画具,开着简单的越野车,沿着高原的山坡土路寻找可画的场景。黄昏时分带着各自的画作,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市郊某个小饭馆,一边吃上烩莱,一边讨论本次的绘画经验与想法。失败、收获、木纳、兴奋、五味杂陈,象是从山上回来的猎人。

  毕加索说过做艺术就是选择痛苦和孤独。画出一幅公认的佳作难,而创新的发现个性的与众不同的形式则更难。当作品显现出混乱或陈旧的语言时,当作品中表现出灰暗含糊的面目时,艺术家则是非常纠结与痛楚的。问题是他们必须继续这种风险,繁星日月,孤独索求。刘亚君高昊正是这种艺术的赌徒,夹杂着一定的快乐,去追寻视觉审美世界里的新田野。

  亚君与高昊在青少年时候就一起在横山县城的山头破屋里画写生。一同上了美院,又一同在榆林日报社工作,同在一个山坡上画另外一个山和山的想像,但绘画的面目各有风格,没有雷同。犹如陕北秧歌中的鼓与钗,共同交织敲打着北方昼夜的地气色彩。他们不追名利,不被外界与浮华的信息所左右,也不被学院所学所制约。单枪匹马,独立形成,酷似高原上剪影式的两个怪狮子,用笔当剑的飞舞着。

  刘亚君与高昊的绘画应该说是带有对当代艺术思考下的探索式的自我表达。虽是北方大地的所见所想,但形式中暗藏着当代性的普世艺术的元素。画面轻松,语言丰满,节奏明快。不同于仅现照片式图解的其它类型,给陕北艺术语言的世界性探索带来了积极的光彩与思考。当然,他们只是在实验性的努力中,相信他们在不远的未来一定会呈现出高级与坚定的东西。

  此时此刻的艺术

  ——白卓玉

  此时此刻的艺术在朔方美术馆如期进行。主题是:景由心生,从字面意思理解大概是说作者面对自然的景色通过情绪的转化变成了内心深处对绘画的理解,刘亚君、高昊2017油画写生展似乎要告诉我们,写生不是对景画图,绘画的本真似乎在景色之外。

  高昊作品更像是品咂一壶老酒听一曲说书,念叨那些年那些事。很容易引人入画入情,能迅速勾起观者心中某一处被遗忘的情感。

  高昊作品中的人物一直和这片自然的土地没有分开过。自然的一切一直都在,我们认为她美,那是因为我们心里见到自然之前就通过各种途径“认识了美”,所以那些年那些事的山水树木,田间地头再寻常不过地存在在那里,和那些年那些事里的人物一起鲜活过曾经含糊、晦涩的岁月。他不渴望表达什么或强调什么,你怎么看我都不予回应的接受。

  画中的人物似乎跨越了时间与文化的久远,从构图到色彩以简单、朴拙、低沉为基调,落笔处有把人拟以动物化的趋向;也许你认为丑了些,但每个人物带着不同的情感微妙地变化着,在如此动感或平静的变化中褪去了虚假与做作,却在萌动中现出一份美好的真实感!

  曾见过高昊的部分速写手稿,所到之处都不忘对曾经生活有关的一些人、事、物、的记录,或画或写或读。据我所知,高昊所喜欢读的一部份是科幻研究类书籍,很难想象与他的绘画风格联系在一起,但仔细琢磨后似乎又很吻合;也许未来和星空都太遥远,把所有的情感都放在画里致敬曾经的岁月方能安慰少年时的初心。尽管那些年那些事里有不可言说的苦难,但此时此刻画里的人物都是喜悦的。也许一颗摇滚的心弹起老三弦赤裸裸地表达着,对自然,对人类,对生活过的土地,抱有一种缺憾和一种感恩,何曾不是让画里的美好越长久越回味。

  此时此刻,他隐藏了这片土地曾经的苦难,苦难何曾不是创作的源泉。

  我对刘亚君的绘画作品其实了解不多,但作为一个观者,其作品还是震到了我的心灵,在陕北的土地上这无疑是一个惊喜,更不逊于放在这以外的任何场合。因为他的作品画面可以使每一个观者都可以在其中肆意畅游臆想;并能区别于别的流派或学院式解读陕北时,带有某种简单地域性认识的偏颇,从而不能够深刻而又轻松地表达,而刘亚君正是去掉了这样的诟病!

  刘亚君的作品画面:整体激情饱满,色彩丰富,节奏明快又不飞扬跋扈,以心入画,肆意挥洒;像演奏交响曲,入心之处,慢而不断、快而不乱,画笔犹如指挥棒在画家手里落笔有声。

  刘亚君的绘画思维没有僵固在一方水土上,他欣赏这片土地上曾因民族融合而繁衍生息的各种热情。他更像是一位世外学者,跳出陕北看高原,更好地用世界的眼光和感受去诠释这片土地。也许你可能感到虚无的陌生,也许你深信不疑地爱上里面久违的精彩,一切都来的这么突然,却又是那么的自然。

  此时此刻,刘亚君做到了,他在创作技巧上并不曾炫耀,因为这不是画家想要在画中强调的东西。他不拘紧于时间的变迁,也不矫情于善变的环境,这里的一切都在等待着有心之人用世界性语言去告诉世界,这绝非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

  正如英国唯美主义王尔德所说:“艺术家所看到的从来都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看透了,就不是艺术家了”。心无旁骛地用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去创作,追溯原本就像画面的陕北,对陕北有深刻的思考从而能拥抱世界的色彩,是一个画家对艺术最可爱的表现。

  高昊、刘亚君,虽作品风格不同,但都能触动观者,是因为他们有相同的发心:就是对这片土地深深的眷恋和对艺术执着的热爱,一个抱璞守拙,一个激情洋溢,一直用心对话着这片土地,对话艺术也是对话自己,他们都忽略了周遭的人情世故,无欲无求,怡然自得地耕犁自己的艺术天地。

  此时此刻,高昊,刘亚君,二人的作品发出一个声音:“陕北高原,注定是人文艺术绕不开的孵化地”!这里,期待更多画家更多佳作。

相关热词搜索:别样 陕北 别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