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榆林特快 > 榆林新闻 > 正文

爱的付出

榆林新闻 华商报·今日榆林 作者:张云山 2016-05-13 08:53:50
[摘要]小时候,在我的印象里,母亲是个懒惰的人,因为好些事她不做而常指使我去做。比如让我叠放炕上的被子,打扫地、清扫院子,还让我寻柴、捣炭,所以我在十来岁的时候就开始擀面、煮饭、洗碗,念书放学后还要去山上拔羊草,有时还做农活。

  小时候,在我的印象里,母亲是个懒惰的人,因为好些事她不做而常指使我去做。比如让我叠放炕上的被子,打扫地、清扫院子,还让我寻柴、捣炭,所以我在十来岁的时候就开始擀面、煮饭、洗碗,念书放学后还要去山上拔羊草,有时还做农活。

  每次让我做那些事的时候,总是满心犯愁,于是常想母亲怎么和别人家的不一样呢?其他孩子常能自由自在地玩耍,而我却像大人似的,常忙着要去干活!于是就在心里记恨,常把我当“腿”使。我甚至还怀疑她是我的后妈。我问过奶奶,奶奶说她的确是我的亲妈,这让我很纳闷儿。

  直至后来,在我长大成人,结婚成家后,母亲才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她常指使我做,是要我学会独立生活养成勤奋的习惯,不是虐待更不是不疼爱。现在我成家立业了,她才解释是要我理解,但不是怕被记恨。母亲说罢,脸上呈现出释放压抑后的轻松和欣慰,似乎这些话早该说而没有说,现在终于说出来后不再憋闷的畅快,而我猛然间释然了。

  我们开始独立生活后,相继有了两个孩子,生活难以周全,妻子在医院上班,跟我同在县城里工作,两人都很忙,无法照顾周全。然而,母亲在这时候出场了,相继把孩子们带回乡下抚养。连续好几个年头,我们获得了轻松,而母亲却受累了。她忙里忙外又担心操劳,无微不至地把孩子们拉扯到该上学的时才交给我们。

  记得儿子要上高中,而女儿也要上初中时,为了让孩子能上个好学校,妻子不得不辞掉医院里的工作,到另一所医院打工。这样,我和她只能两地生活了。我对母亲说又要给她添麻烦了,母亲则说两个人红火饭也好做,自己也有事做还能活动筋骨。就这样,母亲一边关照我的生活,一边还牵心媳妇和孙子。到了周末,母亲就催我去陪她,要我好好待她,说她既要上班,又要管孩子们上学,都要她一个操心料理很不容易。

  一个一个夜晚,妻子陪孩子们看书学习,孩子们学到什么时间她就陪到哪个时间。孩子们睡后,妻子还要考虑第二天早上给孩子们做什么早餐,还要想着单位和家里的其他事。有时候,想得多了就睡不着了,就这样,她在想得累极了才睡着。第二天凌晨,就像母亲过去对我一样,正睡得酣畅香甜的时候闹钟响了,妻子总是在睡梦中惊醒,起床给孩子们做早餐,直到照看孩子们走在上学的路上后她再去上班。

  有一天母亲对我说,她是个好媳妇。过了多少春夏秋冬,她总是知冷知热,嘘寒问暖,随着季节给我添衣换衫,牵挂频繁,真是个会体贴的人啊!母亲还说,她也是你的福分,大凡小事她担着,让我很省心。母亲这样说,其实我都知道,但为了生存和养家糊口,我不能丢了工作,所以只能让她担着。虽说家务事琐碎细小,或许每个家庭里都如此这般,但当遇到麻烦,能样样能做到精细到位的确难能可贵!

  在两地生活的日子里,儿子和女儿相继都大学毕业并在外地找了工作,那种儿女绕膝的感觉一下子没有了,而又不能再丢掉工作回来,那种失落的虚空和思念的寂寞就一直困扰着她。那期间,我除了周末和她相伴外,平时只好用电话拉近我们的距离,或通个话,或发个短信,句句关切的互问,片片牵念的情思,就让寂寞和思念化作了欣慰,化作了不在一起的温馨。或许家并不因为距离而显得遥远,因为距离更成了一种珍惜。

  时光如水,年华易逝,似水的流年淹没了多少回忆,但母亲跟我在一起的时光,我与她的时聚时分的岁月,那种瞬间的或绵长的,热烈的或平淡的牵念,像砍不断的流水,时时在我的心海涌动。后来我又上班了,无论我在哪里,无论我的心情如何,无论我的语言不够分寸,无论我的行为不够理智,母亲和她都会用一种慈爱和虔诚的温情包容我、呵护我。她们的忍耐,她们的宽容和她们的所有付出,都源于刻在心底的爱!

  (张云山,供职于子洲县新华书店,子洲县作家协会会员。)


编辑:唐保虎

相关热词搜索: 付出

上一篇:拉煤车占村道 夜间鸣笛 神木店塔镇村民生活受扰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