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榆林特快 > 驼城生活 > 正文

故乡的深秋

驼城生活 作者:漠风 2015-10-31 08:09:26
[摘要]故乡的深秋,比节令中来得要早,天气就渐渐地开始变得冷起来。节令进入寒露之后,故乡的秋晒正式开始了,秋晒是故乡天气里,一种极为特别的天气,用我们高原人的话说就是,在阴凉地把人冷死,在太阳地把人热死……

  故乡的深秋,比节令中来得要早,天气就渐渐地开始变得冷起来。节令进入寒露之后,故乡的秋晒正式开始了,秋晒是故乡天气里,一种极为特别的天气,用我们高原人的话说就是,在阴凉地把人冷死,在太阳地把人热死……

  的确,高原的秋晒给人的感觉是极为特别的。当你真正感觉到秋晒的时候,故乡的秋天已经来了。故乡的秋天让人有说不尽的感慨和激昂,高原的沟沟壑壑上到处都是收获人的影子,从清晨一直到傍晚,从来都没有终止过。

  进入9月,天高云淡、微风习习,所有的高原人像春天来的时候一样在高原的旷野上忙碌着;进入9月,雁阵长鸣、花果飘香,所有的土地在雁阵的长鸣声中苏醒。看看这边,再望望那边,到处都是收获的身影。

  这边的旷野上,清一色的玉米地,在秋风的拂动中荡起层层的波浪,发出沙沙的响声,这种声音就像陕北的信天游一样,是一种标志的声音,是一种成熟的见证。玉米是近年来高原上一种极为普遍的农作物,玉米的天性就像高原人一样,有着一种精神,一种敢于和自然条件斗争的不畏艰难困苦的伟大精神。干旱少雨的北方,磨炼了一代又一代的高原人,也磨炼出属于陕北土地上特有的农作物。

  掰玉米成了高原人的大事项,每家每户的玉米地大都有十几亩以上,为了不让玉米秆浪费在地里,每家每户的人趁着黎明的露水和湿气将玉米砍倒在地,白天才正式开始掰玉米。掰玉米是极为有乐趣的工作,因为大多都是园子地,所以每家每户的玉米地都是挨着的。有时候几家人在一起干活,大人们难免会聊家常,说说东家,评评西家。无聊的婆姨们时而不时地还开个混账玩笑,把大家都逗得前仰后合。

  每到掰玉米的时候,每家每户的人为了节省时间和及早收获完自己家的玉米,中午大多数都不回家吃饭,在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带好了一天的口粮和水。有的时候还带着柴火,在玉米地里燃起一个火堆,将没有老去的玉米剥去外皮,放在烧后的火堆上烧烤,不一会儿工夫,火堆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有时候还会发出阵阵焦糊的味道。

  烧玉米大多是孩子们的营生,大人们只顾掰自己手头的玉米,也管不上孩子,最多是远远地张罗让孩子要小心之类的。有时候几个孩子围在一个火堆上,烧着烧着竟然找不到自己烧的是哪个了,寻不见玉米的孩子就和其他的孩子吵起来,有时候就打起来了,但是有大人们在跟前,孩子们是不会打出什么事来的。

  调皮的孩子总是想出许多稀奇古怪的做法,竟然把从树杈上采集来的野蘑菇烧上了,发出一阵又一阵难闻的味道……等吃完烤玉米已是下午时分了,秋天的黄昏颇为短暂,大人们手忙脚乱趁着落日时的最后一丝光亮掰最后残留在地里的玉米,此刻的地里,黄澄澄的一堆又一堆的玉米棒子,整齐地堆在玉米地中央,在夕阳的折射下发出一片片霞光,映照在秋后的玉米地里。

  进入忙碌的季节,所有的高原人就像春来的时候一样忙碌在高原的梁梁洼洼,山脊上的糜子地、豆子地里、向日葵地里……到处都是高原人的影子,春天他们把希望栽种在这片枯黄的土地上,秋天是他们收获希望的时候。日夜的操劳和忙碌,让他们劳累的脊梁架起了腾飞的希望。

  又是一年的秋天,透过高原的脊梁,我望见大片的旷野上,堆满收获的希望,堆满秋后的果实……

  (漠风,原名刘治军,曾在《中国文学》、《诗潮》、《延安文学》等数十种报刊杂志发表作品,有作品入选多种选集并获奖。)


编辑:王斐

相关热词搜索:故乡 深秋

上一篇:收荞麦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