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榆林特快 > 驼城生活 > 正文

收荞麦

驼城生活 作者:武丽 2015-10-31 08:05:14
[摘要]镰刀散开时,一地芳香奔赴爷爷的手掌与臂弯。爷爷握着秋收的镰刀,正在收获荞麦。秋天的荞麦秆,紫红的颜色,醉人的光泽;秋天的荞麦颗粒,黑盈盈的三棱果,坚实、饱满,储存着人类身体需要的营养。

  镰刀散开时,一地芳香奔赴爷爷的手掌与臂弯。爷爷握着秋收的镰刀,正在收获荞麦。秋天的荞麦秆,紫红的颜色,醉人的光泽;秋天的荞麦颗粒,黑盈盈的三棱果,坚实、饱满,储存着人类身体需要的营养。

  爷爷手里的镰刀,连着秋天的丰饶,土地的精神气儿,收集了春的耕耘、夏的抚育和秋的芳香。这样的花香与精神气儿,哺育着一代代人的身体,滋养着他们的心神安康。锋利的镰刃,弯曲的镰把,在爷爷积极地挥动下,飘逸而潇洒,所到之处,荞麦秆离地、起身,迈开走向粮仓的第一步。荞麦茬与地面平齐,平整而美观。

  我收荞麦的动作与过程,不如爷爷娴熟而流畅,荞麦茬高一块,低一溜的。

  “这是谁家的小老鼠,啃了我家的荞麦秆?”爷爷故意一惊一乍地喊。

  “小老鼠在哪儿?在哪儿呢?”我一边偷偷地笑,一边慢慢地回答,“谁家的,到底是谁家的。”

  爷爷放下了镰刀,搓了几下手掌,捋了一下胡须,说收割一地庄稼,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我故意问难道是为了小老鼠,爷爷说庄稼是天地赐给汗水的奖品。爷爷说的有点玄,一定是因为他吸了几口烟的原因吧。

  小老鼠多可爱,我想它们在这个时候,挖开储藏洞,把地里的庄稼一点点啃断,咬下果实丰收的穗,拉进自己的储藏洞,满满地储存起来,预备过冬。我多想捉一只小老鼠,看它明亮的小眼睛,看它怎样啃断庄稼,与天上的小鸟,分享秋天的富饶。爷爷在歇缓,我提着镰刀,站直了身体,把自己刚才弯曲如虾的腰伸展开。

  对于一个从来不劳动的人来说,首次收荞麦的感觉是苦乐参半。苦的是肌肉的酸痛,乐的是自己有了飘飘的感悟:每一镰刀,收割了秆,也收获了果实;每一次收割,都是一次季节的独白,天地无私的奉献。我在庄稼地里的感悟不及爷爷敞亮的嗓音,爷爷唱起了秦腔“刘彦昌哭得两眼汪,怀抱上娇儿小沉香”,他的唱腔有着这个季节的韵味,悠扬而酣畅。

  天蓝得像纯蓝墨水洗过的。蜻蜓悠悠地飞着,地畔上的菊花开得金黄一片。山梁上的杏叶红得鲜花一般,我手握着荞麦的秆,好似握住温凉的玉石;我挥动镰刀,收获金秋的果实,好似收获生生不息的生命片段。

  那时的我,相信参与就是最好的学习。金秋时节,我的镰刀在探索田野的辉煌。每一块成熟的庄稼地,都是田野辉煌时段的精彩巨著。在爷爷的带领下,我握着镰刀,寻找秋天沉甸甸的真实,用于阅读,用于体悟。经历了春天的耕耘、夏季的抚育,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在秋天的收获中,得到启示。

  我们辛勤耕耘,喜悦收获,感谢肥沃的土地和万丈不息的阳光,让我们耕耘,也给我们收获。一地庄稼在辛勤的汗水中升华,最后成为“民的天”。秋收,硕大的乐章,民,赖以为生。

  (武丽,陕西省作协会员,曾在《散文选刊》、《延河》、《西部散文家》等发表文章。)

  

  

编辑:王斐

相关热词搜索: 荞麦

上一篇:秋天的命运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