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榆林特快 > 驼城生活 > 正文

秋天的命运

驼城生活 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张晓润 2015-10-16 13:07:58
[摘要]假日已过,安顿下躁动的远方和闲逸的情致,该做点什么了。做点什么好呢?说过秋天不悲伤,这么金黄的季节,我想坐在高高的草垛上说秋天的收成。

  假日已过,安顿下躁动的远方和闲逸的情致,该做点什么了。做点什么好呢?说过秋天不悲伤,这么金黄的季节,我想坐在高高的草垛上说秋天的收成。

  寂静的午后,我在听孙露的《离别的秋天》,时光一节一节退去,一生有如一秋,我们行走着,也离别着。我想说我们的一生太过短暂,饱满的部分仅仅有如这四分之一的秋天。在这个四分之一的秋天里,我们是不是要有所冲动,去掂一掂辛劳过后那些稼穑而来的果实?因为唯有果实,才可以检阅我们不曾浮夸的汗水和诉求,唯有秋天的果实,才可以真正用金黄的外表和饱满的内质,充盈并提示我们向上的意志。

  秋天的果实于我们是什么?是绿袍裹身的西瓜?是红袖添香的辣椒?是从未感染病毒的鸡舍?还是只愿被干净的露水打湿的菜地?乡村的图景总率先升起一种原始的暖意,它像身体之外的拐杖,像无法推开的一种瓜葛,总存在于米勒笔下妇人拾穗的美好,总存在于画面之中马车等待装载的安宁。

  任何一种果实的到来,都没有过分喧闹的成分,成熟的果实,是过度沉默中的最后的积淀和勃发,于景于人都不例外。在秋天,当屠呦呦遭遇青蒿素,当科学家遭逢诺贝尔,我们同时见证到的果实,是女性的、也是学术的、是药理的、也是寂静而缓慢的。像风吹落了所有高耸的庄稼,突兀而现的既陈旧又新鲜的植物的骨头。在这根坚硬的骨头面前,我们端详它的骨骼、回溯它的肌理,清正它的血液,骤然发现,它所幸存的重量,正是摘取红肥绿瘦之后无畏而庄严的一种站立,这是果实承载之轻重,这亦是生命承载之轻重。

  果实落在秋天的大地无疑是最幸福的声音和归宿。无论自然还是人群,走过四分之三的场景无疑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最美的时刻。从春耕到麦芒,从夏灌到麦田,从秋收到麦垛,植物与人共同的呼吸和生长,我相信此间一定有过伤口的撕裂和疼痛,有过形骸之外的嘲讽和冷笑,有过惊慌的眼神和绝望的心跳。我相信种子一路走到果实,虽然经历过花朵的芳香和蜜蜂的指引,但也必定经受过牤牛的钝蹄和虎豹的尖牙。

  无论是和风的沐浴,还是闪电的追赶,种子一路走了过来,一路它收割阳光和雨露,一路它蓄满枝叶和根须,一路它怀抱湖水和火焰。当它以一个果实的形象为自己结束旅程的时候,我们看到,秋天,这巨大的布幔,铺展着、奔跑着,并用超人的臂力接过一颗种子迸裂而开的并蒂的果肉和果核。这是一颗种子的骄傲,一枚果实的骄傲,一个秋天的骄傲,像一种宣言,亮在了大风吹过的长寿的土地。

  在这样的秋天面前,在这样的果实面前,无论我们旁听还是经见,我们都会为一种无言的行走愉悦、感动和幸福,像一种守则,静候在秋天的章节,面带微笑,满目生彩。

  秋天的果实,正在揭示一种命运。

  (张晓润,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诗刊》、《散文选刊》、《散文诗》等,出版散文集《用葡萄照亮事物》。)


编辑:任莉

相关热词搜索:秋天 命运

上一篇:中秋夜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