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榆林特快 > 驼城生活 > 正文

陪考记事

驼城生活 华商报-今日榆林 2015-06-07 13:39:43
[摘要]随着高考季的渐渐逼近,我莫名紧张起来,过去陪考的经历恍然电影镜头一幕幕出现在眼前。著有散文集《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长篇小说《本是同根生》 、中篇小说《靳凤的本命年》 。

  随着高考季的渐渐逼近,我莫名紧张起来,过去陪考的经历恍然电影镜头一幕幕出现在眼前。相信经历过陪考的家长,都会深解其中味,焦虑、紧张、难熬。

  孩子高考前夕,我几乎每个夜晚都做着同一个梦,场景设在令人沉闷窒息的考场上,手中的试题无一例外模糊不清,慌乱中总会将答题卡涂错,擦了涂,涂了擦,答题卡千疮百孔,惨不忍睹。惊醒后一头冷汗,内心便会加倍惶恐和担忧。

  从接到学校电话通知,必须在两天内到市级以上公安局为孩子开好户籍证明时,恰逢周四,留给我的只有一天时间。当我急匆匆赶到火车站时,已错过发车时间,后悔自己因为心疼钱没舍得坐出租。正当我欲哭无泪时,儿子同学妈妈的电话,犹如阳光照亮我眼前的道路,搭乘顺车连夜赶到榆林,终于在规定时间开好了户籍证明。

  户籍证明办理好后,总以为高枕无忧了。谁知又出现了变故,教育部一声令下所有考生必须回原籍报名考试,所以我只好无奈地带着儿子再次踏上通往故里的列车。考前一天下午3点,发现儿子眼泪汪汪的,一个劲打喷嚏,像是感冒的症状,我忙给儿子吃了一片白加黑。

  儿子是在西安长大,很少回故里,对昆山中学的环境很陌生。我忧心忡忡地望着儿子的背影融入了众多考生的行列,中间有一位亲戚也许是为了缓解我的紧张状态,讲她参加高考那一年时的一件趣事。她的笑话没有把我逗笑,反而使我更加焦虑不安。

  晚上一直到凌晨一点多,儿子还没有睡意。我不敢说话,只是心疼地听他不停地翻身。当时我想起广告上说吃黑片睡得香,便让孩子吃了一粒黑片,不久果然听到儿子发出均匀的鼾声,我欣慰地长叹一口气。此时,听着儿子香甜的鼾声,便是我最幸福的追求了。

  孩子早上起来说不想吃早饭,脑子像浆糊一样。我心中一惊,想是白加黑惹的祸,自责不该瞎给孩子吃药。望着儿子走进考场,心却一直悬在嗓子眼里,甚至担心儿子在考场上睡着了。那几天阴雨绵绵,家长大多在雨中守候,才考了半小时,有一辆救护车打着刺眼的灯开进了考场。我当时吓得腿都软了,孩子若考试失利,我就是千古罪人!家长们也是一副紧张的神情,一齐伸长脖子望向救护车,看见是一位女生在考场上晕倒了。

  那年高考,儿子以657分的优异成绩,考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如果让我补习一年,我肯定给您考清华,不过我想我会疯的。”儿子的话令我心中一凛。如果让高考重来一遍,简直不堪设想。

  (作者:任静,女,陕西省作协会员。著有散文集《枕着你的名字入眠》、长篇小说《本是同根生》、中篇小说《靳凤的本命年》。)


编辑:刘艺玲

相关热词搜索:陪考 记事

上一篇:念奴娇·石峁怀古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